当前位置:主页 > www.740800.com >

六年级阅读书中的《凤凰》这篇文章

发布日期:2019-08-06 14:33   来源:未知   阅读:

  斯桥布利勋爵出身贵族,喜好收集鸟类。他拥有整个欧洲最棒的鸟舍:他的鸟舍宽敞得连老鹰关在里面也不觉得压抑,舒适得连蜂鸟和白颊关在里面也觉得气候宜人。但是很多年以来,其中最好的一间鸟舍却依然空着,上面贴着一标签:“凤凰。产地:阿拉伯。”

  许多鸟类权威机构早就明确地告知斯桥布利勋爵凤凰只是传说中的一种鸟类或者早就灭绝了。但斯桥布利勋爵并不相信这种说法:他的家庭一直都认为凤凰是存在的。每隔一段时间,斯桥布利勋爵都会收到一些经营鸟类的商家声称他们有凤凰的资料出售,但经鉴定,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些黄莺、金刚鹦鹉、染成桔黄色的土耳其秃鹫或其它一些杂交的鸟类。最终,斯桥布利勋爵还是亲自去了一趟阿拉伯,几个月后,在那他不仅找到并捉住了凤凰,而且安然无恙地把凤凰带回了家。

  那是一只非常出色的凤凰,具有迷人的气质,与鸟舍里其它的鸟儿们相处融洽。它刚到英国就在当地引起了巨大轰动,鸟类学家、新闻记者、诗人、富商争相前来参观;即便当此事不再成为新闻,参观人数下降之后,那只凤凰也无愠怒或积怨之感,照样享受它的美餐,对此非常满意。

  供养如此之鸟舍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所以斯桥布利勋爵死时已一文不名了,鸟舍也被出售。如果摆在正常年代,比较珍贵一点的鸟,当然那只凤凰就更别提了,总会被欧洲动物界或美国私人鸟类爱好者以竞标的方式争购,但斯桥布利死时恰逢世界大战,养鸟的费用和鸟食都很难觅得,《伦敦时报》出面呼吁动物园能够购置这只凤凰,并说如果这么做就意味着整个英国的鸟类爱好者都能拥有这只珍禽;并把以此筹集起来的资金,创建命名为“斯桥布利基金”。于是,鸟类爱好者、学校学生都纷纷以这种方式捐款,但他们募捐的金额有限,缺乏大额的捐款。因此,处理斯桥布利勋爵后事的执行者最终决定将那只凤凰由能提供更高金额的坦克瑞德·波得罗老板收购。

  波得罗老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认为那只凤凰是个便宜货,那凤凰本分而且亲切,能很好地适应周围的新环境,不需花太多钱去喂养它,也不招惹小孩子。虽然凤凰并没什么特技,但波得罗老板很希望靠它捞一笔。斯桥布利基金的名头最有帮助了,几乎所有关心凤凰的人都千方百计筹措资金,为的是见它一面,其他不捐助的人也宁愿花5先令相当于双倍门票的价格来看看那只神奇的凤凰。

  但很快生意就萧条了,虽然正如波得罗老板所说,那只凤凰依旧可爱、亲切,但降低门票也没用,因为凤凰太本分、太传统,而人们则喜欢关注诸如滑稽可笑的猩猩或食人的鳄鱼等新鲜事物。

  一天波得罗老板问他管家拉姆基:“自从最后一个傻瓜付费参观那只凤凰以后多久了?”

  “把那只凤凰宰了,”波得罗怒道:“一周还要花费七个先令去给那只鸟去投保,我倒不如给去坎特布雷大主教投保。”

  “现在公众都不喜欢它,它太安静,这就是麻烦所在。我已经尝试过把它与漂亮的鹦鹉、交趾支那鸡等其它鸟类放在一起,甚至连上帝也知道我的用心了,但它却不屑一顾。”

  于是,两人便走到装凤凰的笼子前,那只凤凰看到他们很有礼貌地扇了扇翅膀,但他们关心的并不是它而是标签,上面写道“PANSY2,阿拉伯产凤凰,这只珍贵神奇的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老单身汉。世上无同伴也不想拥有同伴,当它老死时,把它全身用火点燃,它将在火中神奇地获得重生。”

  “倘若,”波得罗接着说,“我们能够引火让它,并事先登广告引起公众的兴趣,然后让它再生,再生出一只带有浪漫色彩的鸟、一只带有传奇色彩的鸟,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卖个好价钱了。”拉姆基连连点头。

  “我曾经看过一本有关凤凰的书,”拉姆基说道,“你只需要给它们准备些芳香的树枝,它们便会自己筑巢,栖息在上面,然后引火。但它们只会等到临终前才会这样做,那就是麻烦所在。”

  “把这事我来操办好了,”波得罗说道,“你去搞点香树枝来,我会让那只凤凰加速老化的。”

  使那只凤凰加速老化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把食量减为以前的四分之一,虽然那只凤凰的确消瘦了许多,但它的眼睛仍然炯炯有神,身上的羽毛依旧繁茂;若关闭取暖的火炉,它就会用有自己的羽毛御寒;若把其它鸟儿一起放入同一笼中,不是惊恐就是易怒,用它们的嘴又啄又闹,而凤凰非但依旧亲切和善,而且会让其它鸟儿在一两天之后敌意全无。波得罗甚至尝试用上了野猫,因为它们向来生性粗鲁,但凤凰却会在它们面前扇动它那金黄色的双翅,围绕在它们的身旁。

  后来波得罗查到一本阿拉伯的书,里面介绍了阿拉伯当地气候很干燥,“哈哈!”他欣喜若狂地叫道。于是,那只凤凰又被移到一个上方装有洒水器的小笼子里,每天晚上洒水器就会被开启,那只凤凰就开始一个劲地咳嗽。波得罗又想出另外一个鬼主意,白天他就经常站在鸟笼前嘲笑、滥骂那只凤凰。

  当春天到来时,波得罗认为展示那只已被加速老化凤凰的时机已经成熟,那个公众最爱的家伙也快寿终正寝了。与此同时,他还每隔几天就测试一下那只凤凰的反应,他在鸟笼里铺上一些发臭的稻草并放入了几张生锈的鱼钩网,看看那只凤凰是否仍然对它的爱巢情有独钟。终于有一天,凤凰开始翻转稻草了,波得罗认为时机就快成熟了,就迫不及待地与电影公司签订了一个拍摄的合同。那是五月份一个周六的傍晚,天气晴朗,几周以来人们关注那只垂死的凤凰就要当众修成正果了,门票费也一路飘升至5先令,周围挤满了围观的人群,相机、灯光一律对准了那个鸟笼,喇叭里向观众们宣布史上难得一见的奇观即将发生。

  “凤凰”,喇叭里介绍说,“是鸟类中的贵族,只有使用最稀有最名贵的有奇特香味的东方木材,才能诱使凤凰筑造那奇特的爱巢”。

  “凤凰”,喇叭里继续说,“它跟克利帕特拉3一样变化无常,跟杜巴丽4一样奢侈,和狂野的吉普赛乐调一样令人陶醉,充满了所有古代东方盛大典礼的场面和激情,它那令人沉迷的魔法,它那诡秘的冷酷……”。

  只见那只凤凰扇动着它那深色的翅膀,脑袋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从高处慢慢降落,摇摇晃晃停落在那堆木枝上,吃力地开始拉扯着那些木枝和刨木花。

  照相机马上一阵狂拍,鸟笼上方的火把也全部被点燃。波得罗老板一个箭步冲到扬声器边宣布道:“女士们、先生们,让整个世界摒住呼吸、等待已久、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流传多少世纪以来的神话将在我们世人面前再现,那只凤凰……”

  此时,凤凰已栖息在火葬的柴堆上,闭上眼睛,香港马会开码结果直播 开奖结果似乎开始熟睡了,电影导演说道:“好!没有比现在这个时机更好了,快拍录下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场面。”